陶瓷人才网,提供大量佛山陶瓷人才招聘信息。
咨询热线:4006683633 ·俊才招聘网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陶器
作者:newzpp 来源: 阅读次数:9939次 发布日期:2012年11月23日

  陶器和瓷器是陶瓷的总称,陶器是用黏土烧制的器皿,质地比瓷器粗糙,通常呈黄褐色,也有涂上别的颜色或彩色花纹的。新石器时代开始大量出现。现代用的陶器大多涂上粗釉。
  
  陶器是指以粘土为胎,经过手捏、轮制、模塑等方法加工成型后,在800—1000℃高温下焙烧而成的物品,坯体不透明,有微孔,具有吸水性,叩之声音不清。陶器可区分为细陶和粗陶,白色或有色,无釉或有釉。品种有灰陶红陶、白陶、彩陶和黑陶等。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和独特的艺术风格。中国早在商代,就已出现釉陶和初具瓷器性质的硬釉陶。陶器的表现内容多种多样,动物、楼阁以及日常生活用器无不涉及。陶器的发明是人类文明的重要进程--是人类第一次利用天然物,按照自己的意志创造出来的一种崭新的东西。从河北省阳原县泥河湾地区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陶片来看,在中国陶器的产生距今已有11700多年的悠久历史。
  
  发明陶器
  
  陶器的发明,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标志,是人类第一次利用天然物,按照自己的意志,创造出来的一种崭新的东西。人们把粘土加水混和后,制成各种器物,干燥后经火焙烧,产生质的变化,形成陶器。它揭开了人类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新篇章,具有重大的划时代的意义。陶器的出现,标志着新石器时代的开端。陶器的发明,也大大改善了人类的生活条件,在人类发展史上开辟了新纪元。陶器究竟是怎样发明的,目前还缺乏可靠的材料予以详尽地说明。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的注引中指出:“古奎是九世纪最早提出陶器发明的第一个人,即人们将粘土涂于可以燃烧的容器上以防火,其后,他们发现只是粘土一种可以达到这种目的。因此,制陶术便出现于世界之上了”。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进一步指出:“可以证明,在许多地方,也许是一切地方,陶器的制造都是由于在编制的或木制的容器上涂上粘土使之能够耐火而产生的。在这样做时,人们不久便发现,成型的粘土不要内部的容器,也可以用于这个目的”。陶器的发明并不是某一个地区或某一个部落古代先民的专利品,它是人类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任何一个古代农业部落和人群,都能各自独立创造出来。
  
  中国古代先民至少在1万年以前就已掌握了制作陶器的技术,并已懂得了在做炊器用的陶器中要加进砂粒,以防烧裂。
  
  陶器的发明,在制造技术上是一个重大的突破。用泥土烧制的陶器,既改变了物体的性质,又塑造出便于使用的形状。它使人们在处理食物时,除了烧烤之外,又增加了蒸煮的方法。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不断总结、提高,因而在制作技术、器物造型和装饰方面,都在不断改进,创造和制作了一批批精美的生活用品与艺术品。陶器是新石器时代先民制造的物品中数量最多的一种,也是这一时期工艺技术水平的代表性器物。
  
  伏羲氏与陶器新探
  
  闻―多在《神话与诗/伏羲考》中论证指出,说伏羲、盘古均为葫芦的拟人化。伏羲氏本名最大可能是“匏析氏”,就是“匏析成瓢”的意思。制瓢技术解决了先民喝水的大问题,是一项足以与石器和火的发明相提并论的技术进步。伏羲氏其实是葫芦时代的象征。
  
  从“匏析”一词可以推演出伏羲氏时代还开创了陶器的先河。电视曾介绍说,有一种原始的制作陶胚的技术称为胎模制陶术,以葫芦等器物为胎模,外面涂泥,泥干后脱去胎模而成为陶胚,然后烧制成陶器。这种作法完全可以出现在伏羲氏时代后期。首先,考古发现证实,古代北方住房是用立木为支架涂泥成墙而成,秦安大地湾遗址更是将这种办法用于大厅内独立大柱的防火上。其次,在伏羲氏时代后期,随着人们用火知识和技术的提高,也可能出现烧煮食物的要求,为了防止易燃的瓢被火烧毁,会在瓢外面涂泥,瓢中加水烧煮食物。如果意外瓢中没有水,就可能把瓢外的防火泥烧结成陶,从而开创了陶器时代。
  
  塑形方法
  
  手工或手筑
  
  这是最早、最个人化及直接的塑形方法。陶器可以利用盘绕的黏土、平坦的黏土厚片、固体球状的黏土或是以上三种互相组合再用手去构成。部分手筑器皿常常会用泥浆(slurry)或泥釉(slip)(松软的水及黏土的混合物)结合起来。手筑是一个缓慢且比拉坯(wheel-throwing)更平缓的方法,但它会给陶艺家对陶器的大小及形状有更高程度的控制。
  
  旋压成形法
  
  此方法在陶轮上进行,令陶器固定形态所需的时间减少。覆旋压(Jiggering)是把塑形工具与石膏模上,仍然在建构中的黏土块接触的方法。覆旋压工具塑造一面形状而石膏模则塑造另一面。覆旋压只会用作制造平面陶器,例如碟,但另一技巧仰旋压(Jolleying)则会用在空心陶器,例如杯。覆旋压与仰旋压至少由18世纪开始已经用作陶器的制作。在大型工厂制作中覆旋压与仰旋压通常会自动化,令一些半熟练工人可以进行操作。
  
  铸浆成形法
  
  铸浆成形法(Slipcasting)常用在大量生产陶瓷上,亦最适合用在不能用其他方式塑形的陶器上。把水与坯体混合后制成泥釉,再倒入高吸水性的石膏模中。泥釉的水份吸入模中,留下一层坯体包裹内部表面及形成内部形状。多余的泥釉被倒出模外,接着模会被打开,其内里的物件会移走。注浆成型在浴室用品的制造中十分常用,而它亦用于制造细小的工艺品,例如复杂精细的雕像。
  
  编辑本段世界陶器史
  
  陶器,是人类留传下来的所有不朽的先古文化遗迹中最显著的标志,人类的陶器是对其文化进步的最好的反映并标志了其文化承续。一堆陶器碎片混淆了玛雅人先前生活的地点,然而就像地质学者通过分析地球经历的各个地质时期一样,我们也可以利用同一种技术对其进行分析。这一技术被称为“地质次序”,它遵循一个统一的原则——先发生或先形成的将首先沉积。因此,在沉积堆最底部发现的陶器就是最古老的陶器。在制陶人聚居的地方,渐渐地形成了陶器碎片的遗迹堆,那些陶器碎片与其他的瓦砾混在一起。这些遗迹堆通常在暴露地方被发现,而其中容易腐烂的材料大部分都消失了。除了在罕有的干燥气候或那些有遮盖的遗迹堆,在那些暴露的遗迹堆中仅仅可以找到那些不易损坏物体,例如:石头、贝壳、骨头以及对于断代纪录最重要的一些有考古价值的陶器碎片。这些遗迹堆总是位于其制造者居住地附近,通常深达数尺。这一沉积的横断面告诉我们,毋庸置疑,在碎片积累地附近居住的玛雅人有着一段悠久制陶历史。像这样陶器碎片的沉积层提供了可靠相关的陶器顺序,但是并不是向我们提供一张绝对的陶器年表。这种为各种陶器代表种类断代的技术曾经高度完善了美国西南部的普韦布洛的印第安文化。在这一区域通过另外一种方法甚至可以更精确地推断年代,即分析这些房屋的屋顶横梁。亚利桑那大学A.S.道格拉斯博士发明了一种方法通过分析屋顶横梁的年轮来确定横梁的准确年龄。这不但从公历的角度确定玛雅人聚居的时间范围,而且在这些时限内确定不同陶器的相应年代。比起美国的普韦布洛地区,玛雅区域显示制陶器次序的沉积层分布得更为广泛。除了遗迹堆,在广场地面下以及上层遗留的建筑物及坟墓中都发现陶器碎片的沉积层。所有的这些沉积层都曾在乌瓦夏克吞发现,这些沉积层为主要的玛雅陶器种类勾勒出一张相应的年表。这年表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佩滕区域的基本框架,并且有关科潘的年代次序也要出版,从皮德拉斯·尼格拉斯、帕伦克得到的其他材料也已经经过挖掘整理。关于尤卡坦15处发掘的一部著作正在印刷。Zacualpa和Zaculeu的陶器次序一样,在危地马拉高地上,Kaminaljuyu的形成期和前古典时期的陶器次序也如此这般地被记录着。从这些区域制陶显著变化可以看出,对于研究整个玛雅陶器发展来说,大量其他的发掘是十分必要的。由于各地区之间广泛的相似性,基于玛雅年历在个别处及时的修改,使得一幅玛雅发展的整体图表展现在我们面前。
  
  通过标注着日期的玛雅纪念碑,我们终有一天可以得到一个准确的断代标准。许多玛雅纪念碑所属的确切年代严格按照玛雅年表决定,它继续存留仅仅是为了能使玛雅年历与公历相对应,如同树的年轮可以推断精确的年代。
  
  上述即是玛雅陶器的种类、复杂、数量及专门化,然而它们与那些标有精确日期的纪念碑是如此的契合,以至于当完整的故事片段拼凑在一起,当所有的证据聚集在一起时,与古代美洲的其他民族的制陶业相比,我们可能从玛雅的图画上了解更多有关玛雅地区的制陶,不同流派陶器的发源地及位置,制陶业的分布及最后的衰落。
  
  形成期时的陶器
  
  毫无疑问,制陶艺术并不起源于玛雅低地。危地马拉高地形成期陶器所展现出来的精致表明在这一区域既可能是一个玉米农业的发源地,也是早期陶器发展的一个焦点区域。在最早的形成期时代发现的陶器式样简单,图案色彩单一,一般是鞋型的煮壶,平底浅锅和有灶的碗状物,还有一种奇特的三足杯型陶器。这些陶器在中美洲的某些地方一直沿用至今。同时还发现圆柱型或扁平的泥土印章,动物肖像的哨子,以及一些手工制成的小雕像。随后的下一个时期陶器采用了新颖的颜色和式样。漫长的后形成期时代,在危地马拉高地制陶业持续发展,例如三足钵及未经着色的图案的盛行,陶器的造型和装饰的极大丰富并善于变化。出现了一定数量的手工小雕像。源于秘鲁的两种主要的样式——吹奏乐器及有嘴的壶也在这一时期出现。
  
  在危地马拉高地从形成期的三个阶段开始,陶艺得到了持续的发展。没有明显的证据表明陶艺受到外国影响而产生变化。总体来说,最接近这一发展的区域是墨西哥高地。兴盛时期宏伟庙宇的地基和豪华装饰的坟墓标志着起码那时祭司阶层组织良好。形成期时代其他艺术形式和手工工艺像陶艺一样高度发达。
  
  在玛雅低地区域形成期陶器并不很知名并且那些已发现的陶器也不是那么精致。然而,这可能由于豪华的坟墓最初并不是来自这一区域。陶器几乎都是单色的,尽管精心地擦亮,塑造得也很细致,但是造型和装饰比较单调。在整个玛雅低地区域形成期的陶器都极为相似,甚至远至玛雅语系的霍斯特克地区也是这样。带条纹,未上泥釉的煮壶是最普遍的样式,这说明了在整个玛雅前西班牙文化的时期一般的烹调活动一直持续着。Comale是一种用来烤圆形玉米饼的平底浅锅,comale的分布表明了在被西班牙征服前在高地这种食物一直被限制。
  
  古典主义时期
  
  彩色陶器的出现是古典主义时期在玛雅中部区域的标志。形成期晚期时代在中美洲的大部分地区,橙色上釉的陶器涂上红漆用以装饰,外部以刻线来勾勒轮廓。在最初的彩陶中,黑色或白色油漆构画出轮廓来代替刻线勾勒。更早的图案十分简单且大部分是几何图案。在本土的墨西哥地区,主要是古典的单色的陶器,但是,新大陆的最精巧,而且绝妙设计的彩绘的陶器在中部的玛雅地区得到了发展。最早的彩陶的装饰呈现几何风格。较晚的自然主义的设计呈现一种叙事风格。陶器图案无疑地拷贝于玛雅手抄本,描绘手抄本是这时期祭司的主要活动。陶艺比起现存的三部玛雅的抄本显示出更好的绘图技艺,但是在陶器上的雕刻的铭文大部分是由近乎文盲的熟练工匠完成的,这一切说明在古典时期被征服时象形文字的撰写已为祭司垄断,而且象形文字的撰写是需要长期的训练的专长。最精美的自然主义的彩陶是古典主义晚期在中央区域南部山谷制作出来的。在中部的区域西端,刻线及柔和的浮雕装饰高度发展。古典主义时期玛雅陶器在这一时期并没有在总体上显示出玛雅雕塑和历法的极端保守主义。世俗文化变化似乎不受由高度形式化的宗教特征的保守主义禁令约束。
  
  在古典时期的后半期小雕像出现在中部玛雅区域;它们的发展的中心好像沿着塔巴斯科和坎佩切州的坎佩切海湾。尽管也有精美的作品来自帕伦克、杰纳地区,但大量最精美的小雕像则来自于杰纳岛。小雕像高度范围从4英寸到10英寸。它们是使用纹理较好的橙色粘土制作的,含有少量的蓝色和其他颜色的漆,并经常用石灰水浆洗。小雕像通常在坟墓中被发现,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固体手工塑造,另一种前面是压模,背面是简单的泥土构制;后者内部经常含有做口哨的小泥丸,以及奥卡利那笛(洋埙)的音拴。这些小雕像的细节是惊人的细致,在没有拇指指甲大的脸上清楚显示纹身的花纹。毫无疑问,这些是在哥伦布到达美洲大陆以前的最繁复,也是最精细的工作。小雕像,哨笛以及其他风格类似杰纳岛的模制小雕像,在包括佩滕、普克、拉文塔的更广阔的区域被发现。
  
  在北部的尤卡坦的平原,同时代的制陶术在中古典时期显著地分为两种旗帜鲜明的传统风格:更早的(地区时代)陶器与中部地区的陶器密切相似性,后者兴盛时期源自于早期或者中古典的时期有着独立传统的普克—车尼斯—里奥贝克地区。区域性陶器大都是单色的陶器而且与佩滕的单色陶器极为相像,但是彩陶很少被使用。沿西部边界发现了独一无二且异常发达的陶器集散地。这时,最初期古典主义的玛雅石碑和建筑已经在佩滕被发现。在北方,富有中部玛雅风格制陶术的存在表明这地区是佩滕的文化外围。然而,尤卡坦拥有据记载最完整的从玛雅人的形成期到区域性的陶器的顺序以及相当大的中间和后形成期的神庙建筑。这些都归功于一些相当大规模且组织良好的人们的工作。另外,所有在北部的平原上做抽样调查的考古学的地点都发现了后形成期的陶器,这很值得注意。在玛雅文明发展前,北部尤卡坦宗教中心这样建立,并继续占据这一中心位置直到佩滕中心的瓦解。
  
  在尤卡坦紧接着区域性时期之后是兴盛时期的陶艺。但是它们的起源有一个独特点,它们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在半岛的整个北部取代区域性陶器。形成期陶器的显著特征是它们都是暗蓝灰陶,其标志是蜡灰或褐色的泥釉,偶尔装饰了一些灰白色,灰漆的使用也很拙劣。尽管色彩单调,他们把陶器修饰得十分光滑,精心塑造,技术精湛。形成期的陶器似乎是出于一群组织良好且能干的工匠之手,而佩滕的彩陶是天才匠人的个人创造。玛雅制陶“工业化”的一条更确凿的证据是发现在现代的尤卡坦人中仍在使用k'abal,这只是一种放置在光滑木板上的木制圆柱,陶工用脚将其旋转。利用k'abal操作工可以使制陶技术从简单的刮削以及那些在美洲大部分地区为印第安人广为应用的技术过渡到一个与公元前3000年的大陆陶工使用的拉坯轮车十分接近的方法。虽然,拉坯轮车从来没有在哥伦布时代前的美洲使用。利用k'abal制作的器皿有着与使用拉坯轮车制作的陶器相似的精致轮廓,在大范围征服前的玛雅陶器上具有这一特征。
  
  尤卡坦灰陶的准确起源地尚未可知,但多半是在车尼斯区域。在其南方的里奥贝克地区,为数不多的可以得到的数据显示了考古地点从佩滕风格的废墟到其南方在建筑和陶器上严格的区分。沿着这条界定线似乎存在着一道文化疆界分割了两个政治群落及其扩张范围即从佩滕到南方,由车尼斯—里奥贝克到北方。就像建筑风格一样,由于从属于相对较晚的时代,普克地区的陶艺可以看作是车尼斯风格的一种变形。似乎由于普克地区相对较晚地被附近地区的人们征服,征服时间可能仅仅是在天然蓄水池中的水泛滥之后(参见第五章)。在车尼斯的地区发现了普克风格的建筑和陶器,反之亦然,在普克地区发现了车尼斯风格的建筑和陶器。这里当然没有疆界,车尼斯似乎与普克与车尼斯和里奥贝克有着共同的文化起源和广泛的文化联系,而且普克是这些区域中最后一个有人定居的地方。
  
  可能是公元790年后,早期的陶艺和建筑衰亡,形成期的陶器和后古典主义时期风格的建筑统治整个的北部的尤卡坦。灰陶的传播是潜移默化的,有证据证明至少一百年或者更长的一段时间内,车尼斯风格的灰陶与区域性单色的陶器一起使用。这些沉积中的容器的形状和制造品的关联正在逐步揭示出来,某个特定的容器形状都是灰陶;另一些只是单色陶器。这可能由于这一时期在各种地域间的贸易所至,每一种都有专门固定的陶器制品和形式,在这些地区现在大部分作为该国商品用于交换。有证据表明在普克地区有同样的专门化社区及贸易。
  
  在最初几个阶段,玛雅地区的容器类型都是相当类似的。在上釉的陶器中,有两种罐子,一种大到可以装下完整的辎重或水,而另一种只有2到3夸脱的容量。半球型的盆很普通,在一些地方也发现了低沿浅盘。两种都带有厚边。碗有两种类型并且形状比起前面的都要小,底部有裂纹的碗的容量为1到3夸脱,它们的底部是近乎于扁平的,而侧面十分华丽。它们有专门的支撑物——一个环形底边或三个支撑足。可以放一品脱到一夸脱的半圆形的碗,也有一个平底或环形底部。表面有条纹的未上釉煮锅前面已经介绍过了,用于宗教用途的熏香炉同样也未上釉,但它们表面装饰着条纹并且刷着白漆或灰浆。那些薄壁容器手工细致,装饰精巧广泛用于交换,其中最普遍的是圆柱型的陶器。一些陶器表面有着微弱的光泽,一些是桶型的。饰有闪亮的环底的薄胎半球瓷碗也是这一类型的。
  
  这是对陶器类型的一个汇总,可能只反映了一种简单的生活方式。玛雅人似乎将他们特有的对富有和奢华的喜好带入了他们的宗教。
  
  后古典主义时期
  
  奇芩伊策萨的后古典主义时期的陶艺帮助我们理解托尔特克人的征服。从他们使用的材料和技术,可以看出他们是其前辈兴盛时期陶艺的直接承袭者,但是从形状和装饰上,他们附庸并拙劣地沿袭了托尔特克从维拉克鲁斯引入的精巧的橙色陶器。从托尔特克时期以后陶土的准备上有了变化,随后红釉的颜色有了差异,而这种釉色仍然在尤卡坦使用。后来,一种新形式的煮壶传入这里,表示带入外国女仆的数量;饰有小雕像香炉的传入表明了在宗教习俗上的显著变化。
  
  比起托尔特克人,西班牙人给尤卡坦陶艺带来的变化比较小。装饰玻璃没有传入,同样拉坯轮车也没能代替k'abal,容器的形式也保持了惊人的一致性,也许是在玛雅的传统生活中一个令人惊奇的细微变化的折射。从公元1350年到1950年可能是尤卡坦的陶器历史上最保守的时期。自从托尔特克征服这一区域,这里在美洲从最进步逐渐退化到文化的停滞。
 

(信息收集:陶瓷人才网
上一篇:介电陶瓷    下一篇:陶器史
相关资讯
Copyright© 2000-2011. Goodjo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佛山陶瓷人才网® 版权所有
本网所有资讯内容、广告信息,未经书面同意,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B2-20050466